當前位置:100EC>在線教育>高營銷費、高獲客成本、高研發 在線教育公司“鬧錢荒”
高營銷費、高獲客成本、高研發 在線教育公司“鬧錢荒”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17日 09:16:05

(網經社訊)多地校區關門、上海總部大半員工離職、學員高昂學費退不出、教育分期踩雷——近日,老牌英語培訓機構韋博英語成為2019年以來在線教育領域最大的“爆雷”事件。

韋博英語的亂象只是冰山一角。去年,滬江英語教育也因為資金鏈緊張沖刺港股IPO失敗。此外,更多在線教育公司開始“鬧錢荒”。

韋博危機

9月28日,有自稱為北京韋博的員工發爆料舉報信,稱韋博英語北京全部6個校區已經有很久沒發工資,并表示以后各中心都會關店,落款署名“一個有良心的韋博英語員工”。

10月10日,有港媒報道稱“韋博英語虧損1.6億,恐將破產”。這一消息徹底將韋博英語推入漩渦中心。

10月12日,韋博英語CEO高衛宇正式發布員工信:

  • 稱公司運營遇到困難,原本既定的融資計劃隨著韋博英語版塊業績的持續惡化等影響被不斷推遲,帶來資金鏈斷裂,無力履行當初的承諾。

在線教育,虧大了

而在12日凌晨發的員工內部信中,高衛宇提到:

  • 目前韋博英語已與EF達成一致,EF可接受韋博的成人學員和青少學員,昂立少兒、朗閣也在溝通中。

事件發生不過十幾天,運營21年、在全國62城擁有近154家店的知名英語培訓機構便這樣分崩離析。資本邦獲悉,截至目前,韋博英語在北京、上海、成都、杭州、深圳多地線下門店陸續關閉或停課。

新東方在線迎“首虧”

新東方在線公布的2019年財報中顯示:

  • 截至2019年5月31日總營收為9.19億元,同比增長41.3%;凈利潤由去年同期盈利8202.6萬元,變為虧損6410.9萬元,下滑幅度為178.2%;經調整凈虧損28.9萬元,去年同期盈利7358.4萬元,下滑幅度超100%。

在線教育,虧大了

新東方在線作為教育巨頭新東方旗下的在線教育子公司,于2019年3月28日在香港證券交易所主板上市,被稱為港股在線教育第一股。該公司通過IPO融得資金凈額17億元。

據資本邦了解,目前新東方在線就三塊業務:大學教育、K12教育、學前教育。

  • 大學教育課程包括大學考試備考(基金、證券、會計等)、海外備考、英語學習和其他,客戶群體以大學生和在職專業人士為主;

  • K12課程涵蓋小學到高中的大部分標準學校學科,還有地區性直播互動平臺東方優播;

  • 學前教育主要是為3-10歲兒童設計啟發心智的互動英語學習體驗和課程,承載平臺是多納。

新東方在線利潤的下跌,主要來自于2019財年內中小學教育版塊加速擴張帶來的成本陡增。

  • 財務數據顯示,新東方在線2019年財年的大學教育分部營收6.51億元,同比增長36.5%,付費學生人次約130萬人,同比增長11.7%。

新東方在線稱:

  • 主要由于大學備考營收及海外備考營收增加,推動大學備考營收及海外備考營收同比分別增加32.5%及39.9%。其中研究生入學考試課程所得營收占大學考試備考項下營收的一半以上,較上一年度增加40.4%,原因是該分部課程數目及每名付費學生人次的平均開支穩定增長。

    此外,公司K12分布的付費與學生人次由2018財年的18.5萬增至2019財年的57.2萬,同比增加209.2%;

    其中,新東方在線的k12課程的付費學生人次同比增長188.3%,東方優播課程的付費學生人次同比增長316.1%。

為吸引合資教師和擴大付費學員,新東方在線投放了大量的前期投資。但隨之而來的是,更高昂的銷售成本和研發開支的迅速增長。

財務數據顯示,新東方在線的銷售及營銷開支由2018財年的2.24億元增加98.2%,至2019財年的4.44億元。主要由于繼續投資推廣大學課程設置及k12分布,導致營銷開支,特別是線上媒體推廣,相關開支大幅增加。

此外,新東方在線的研發開支由2019財年的1億元增加46.9~2019%財年的1.48億元,主要由于業務戰略需增聘合資格研發人員,以支持擴張,導致員工成本增加。

VIPKID的困局

10月8日,在線青少兒英語品牌VIPKID官宣騰訊領投其E輪融資。這對于被久傳“新一輪融資難”的VIPKID,顯然是大利好。但VIPKID也面臨估值縮水,融資艱難等難題。

資本邦了解到,截至今年8月,VIPKID平臺學生規模超過70萬人,北美外教數量超過9萬人。

  • 從2013年VIPKID拿到創新工場、正時資本的天使輪融資后,進行了多達十輪融資。

  • 在2017年、2018年分別獲得了2億美元、5億美元的D輪和D輪+融資,騰訊產業共贏基金、紅杉資本、云峰基金紛紛參與。

在線教育,虧大了

在線教育,虧大了

VIPKID絕對是資本寵兒:成立5年完成9次融資,總金額超過8億美元。

2019年6月發布的《2018年中國在線青少兒英語教育白皮書》顯示,2018年我國在線青少兒英語1對1付費用戶已經突破100萬人次,預計2019-2022年將以每年30%速度增長。其中,VIPKID平臺占據了67.2%的市場份額。

可在D+輪之后的15個月,VIPKID融資動態雖然頻傳,卻是一波三折,高管變動速度也加快。

  • 今年4月,前Linkedin數據專家周洋加盟VIPKID;

  • 7月,原VIPKID產品技術SVP項碧波離職、研發副總裁朱會離職,前百度副總裁鄭子斌出任CTO;

  • 9月,VIPKID 原戰略負責人葉瀾(Jessica)提請離職,VIPKID財務總監楊力今、法務總監孫谷相繼提請離職。

毛利和成本,也是VIPKID的繞不過去的問題。

根據The Information此前報道的財務數據,2018年前十個月,VIPKID收入增長到30億元,但凈虧損已達22億元;2018財年,公司獲客成本高達12億元,高于上一年的3.45億元。該公司估計,2019財年獲客成本將增至21億元。

但7月有媒體稱:

  • 成立6年未能盈利的VIPKID,當前運營利潤率為-10%,凈利率為-50%;且首單成本里,教師薪資占50%,獲客成本占45%,使其首單虧損率約25%。

網易有道連年虧損

10月1日,網易有道向美國證監會(SEC)遞交招股說明書,公司擬申請在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上市,代碼為“DAO”, 計劃通過首次公開募股(IPO)募集最多3億美元資金。

一旦上市成功,網易有道將成為網易旗下首個獨立拆分上市的事業部。

網易有道是網易內部孵化而后獨立融資的子品牌。招股書顯示,網易持有網易有道66.2%的股權,為第一大股東,丁磊為網易公司大股東,持股比例為45.5%,由此丁磊在網易有道持股比例為30.1%。網易有道CEO周楓持股為20.6%,為第二大股東。

  • 據招股說明書透露,網易有道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營收分別為4.56億元、7.32億元、5.49億元。知識付費服務及產品收入是網易有道的收入主要來源,主要包含有道精品課程、網易云課堂以及中國大學MOOC。

  • 在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網易有道凈虧損分別為1.64億元、2.09億元、1.68億元,歸屬于普通股股東的凈虧損分別為1.34億元、2.39億元、1.90億元,歸屬于普通股股東的凈虧損率為29.3%、32.7%、34.6%,呈持續擴大趨勢。

    尤其是今年上半年網易有道的凈虧損較去年同期凈虧損同比擴大102.89%。在毛利率方面,網易有道綜合毛利率也在報告期呈現下降趨勢,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分別為35.5%、29.6%、29.0%。

    招股說明書顯示,網易有道的營業成本、營業費用的增速也超過了收入增速。從2019年上半年業績看,網易有道的營業成本為3.89億元,同比增長77.4%,超過上半年67.7%的營收增速。

    不僅如此,2017年全年網易有道的研發費用為1.33億元,2018年上升為1.84億元,增幅為38.35%;2018年上半年的研發費用為8000萬元,2019年同期則為1.11億元,增幅為27.78%。

高營銷費、高獲客成本、高研發投入等,始終是壓在在線教育公司的幾座“大山”。

滬江教育赴港IPO失敗

2018年12月7日,滬江英語教育披露通過港股上市聆訊資料。一般而言,這就意味著公司已經拿到港股IPO的“門票”。

然而,該公司至今未能成功登陸港股IPO。

按照港交所的規定,6個月內若滬江無法更新申請或掛牌上市,本次的上市計劃就宣告失敗, 但港交所網站上關于滬江的信息最后更新日期一直定格在2018年12月7日。顯然,滬江英語此次港股IPO之夢難圓了。

2019年8月6日,崔皓丹、秦朔、張倩、于杰、CHENHONG退出滬江教育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行列,新增蔡雷、宋相偉、許磊、LIFENG為公司董事,其中蔡雷為滬江發起人/股東之一。

2019年3月6日,有傳言稱滬江教育上市對賭協議失敗,滬江一再否認稱“上市仍在進程中,不存在對賭”。但有報道稱,滬江英語教育在其D輪融資時的投資合作協議存在“回購條款”。

招股書顯示,2018年1月至8月,滬江教育累計虧損8.63億元,較前5個月的虧損4.60億元多了4.03億元。也就是說,從2018年5月到8月僅3個月,這家在線教育代表公司的虧損額就擴大了近2倍。(來源:資本邦)

網經社“電融寶”是專業的電商投融資服務平臺。擁有的20000+投資方數據庫(包括天使投資人、VC/PE、產業資本、互聯網巨頭、上市公司等),以及近20年10000+電商融資事件大數據庫。為創業者提供項目主頁、項目診斷、項目包裝、投資人對接、項目宣傳、融資路演、社群對接、數據庫定向發送等多項服務。是電商企業投融資的重要“智庫”與投資者之間的“橋梁”。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law@netsun.com,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山西太原| 阜新| 莒县| 东莞| 河南郑州| 衢州| 燕郊| 大连| 金坛| 宝应县| 西双版纳| 库尔勒| 黑河| 醴陵| 嘉兴| 白山| 仁寿| 温州| 黔西南| 嘉峪关| 宿州| 乌兰察布| 怀化| 灌云| 惠东| 河池| 喀什| 招远| 龙岩| 三亚| 象山| 湖州| 临海| 崇左| 三亚| 广州| 三河| 攀枝花| 贺州| 鞍山| 亳州| 邹平| 宿州| 安岳| 张家界| 永康| 阿拉尔| 吉林长春| 台北| 乌海| 淮北| 邳州| 济南| 汉中| 周口| 石河子| 威海| 保定| 任丘| 临夏| 山东青岛| 塔城| 赣州| 惠东| 简阳| 莱芜| 澳门澳门| 日喀则| 宁夏银川| 延边| 牡丹江| 玉树| 阿勒泰| 阳春| 日照| 象山| 曹县| 朝阳| 燕郊| 潮州| 神木| 启东| 济南| 潮州| 兴安盟| 乌兰察布| 天门| 香港香港| 南阳| 四川成都| 宜春| 赤峰| 克孜勒苏| 海丰| 宜宾| 曹县| 石狮| 诸暨| 邢台| 屯昌| 安吉| 郴州| 神农架| 荆门| 阳泉| 海北| 三亚| 桐乡| 铜仁| 乌海| 克拉玛依| 韶关| 澄迈| 周口| 岳阳| 滨州| 白城| 枣庄| 玉溪| 三亚| 衡阳| 大兴安岭| 濮阳| 单县| 新乡| 禹州| 汉中| 辽阳| 万宁| 宜宾| 赣州| 内江| 基隆| 凉山| 巴音郭楞| 廊坊| 马鞍山| 牡丹江| 黄山| 临沂| 安康| 义乌| 鹤岗| 阜阳| 昌吉| 张北| 朔州| 灌南| 和县| 厦门| 株洲| 吐鲁番| 安顺| 牡丹江| 达州| 鄂尔多斯| 果洛| 伊犁| 黄石| 巢湖| 湖北武汉| 荣成| 乐山| 伊春| 泉州| 开封| 海东| 云浮| 临海| 德清| 曲靖| 克孜勒苏| 大丰| 柳州| 湘潭| 醴陵| 黑龙江哈尔滨| 赵县| 平潭| 济源| 百色| 雄安新区| 黑河| 楚雄| 阜新| 仙桃| 山西太原| 五指山| 鞍山| 德宏| 慈溪| 福建福州| 山西太原| 安徽合肥| 宜宾| 长治| 固原| 海东| 和田| 鹤壁| 丽江| 鸡西| 永新| 铜陵| 白银| 云南昆明| 通辽| 招远| 昌吉| 咸宁| 玉林| 淄博| 海门| 迁安市| 鄢陵| 博尔塔拉| 延安| 忻州| 临猗| 南通| 迁安市| 东营| 泰州| 济南| 铜仁| 三亚| 安徽合肥| 安康| 忻州| 芜湖| 池州| 宜昌| 醴陵| 吐鲁番| 海丰| 张家界| 铜陵| 咸阳| 淮北| 迁安市| 武威| 阳江| 梅州| 海丰| 咸阳| 甘孜| 武威| 馆陶| 天门| 甘孜| 东海| 昭通| 丽江| 图木舒克| 威海| 安徽合肥| 蓬莱| 云南昆明| 株洲| 鄂州| 赵县| 杞县| 山西太原| 三沙| 嘉峪关| 巴中| 青海西宁| 江苏苏州| 安岳| 阳江| 大庆| 昌都| 福建福州| 三河| 和田| 宜宾| 大丰| 怒江| 亳州| 灌云| 娄底| 永康| 新沂| 东阳| 铜川| 大理| 湖北武汉| 固原| 黔南| 西双版纳| 铜川| 海拉尔| 汉中| 兴安盟| 黔东南| 台湾台湾| 荆州| 东海| 崇左| 莒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