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100EC>媒體評論>董毅智:如涵涉嫌上市造假 在美被集體訴訟 網紅經濟崩盤?
董毅智:如涵涉嫌上市造假 在美被集體訴訟 網紅經濟崩盤?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15日 15:19:20

(網經社訊)微信圖片_20191015133331.png

集團訴訟,最難招架,還是輿論

比起在美被起訴,如涵更怕的或許還是國內輿論。

國慶之后,美國的十多家律師事務所對“網紅電商第一股”如涵控股發起集體訴訟。

圖片2.png(圖片為Rosen Firm征集投資者)

Rosen Firm在美國時間2019年10月8日宣布將代表購買如涵股票的投資者對如涵于2019年4月3日發布的IP0相關材料提起訴訟。

Rosen Firm認為如涵提供的注冊聲明中存在未披露或者誤導性稱述:

(1)在IPO的時候,如涵的線上店鋪數量已經削減了近40%;

(2)在IPO的時候,如涵的KOL總數量已經削減了近44%;

(3)作為后續結果,導致如涵的凈利潤全方位削減了近46%;

且,(3)作為結果,被告在所有相關時間關于如涵的生意、運轉以及前景的陳述都存在極大虛假、誤導性或者缺少合理基礎的。這樣的行為導致真正的細節傳遞到市場上的時候,我們的訴訟會認為投資者遭受了損失。

對 如涵提起訴訟的不止一家。Bernstein Liebhard LLP、Block& Leviton LLP、Kaplan Fox& Kilsheimer LLP、Bragar Eagel & Squire, P.C.、Klein Law Firm等十幾家律所都宣布開始集團訴訟。

Bernstein Liebhard LLP征集條件中寫明,自2019年3月31日至2019年10月7日期間買入或獲得如涵股票的投資者都屬于集團訴訟的一份子。

其認為,自IPO以來,由于如涵注冊聲明中省略披露不利事實,導致如涵ADSs已經大大低于發行價,損害了如涵股東投資者們。

在 律所提交的起訴書中,被告包括了如涵的創始人馮敏、首席執行官孫雷、創始人兼董事沈超、首席財務官池振波等一眾董事及高管,以及當時參與路演、籌劃IPO 和征集募股工作的一干人等,其中包括如涵IPO時的聯席承銷商花旗、瑞銀以及Top Capital Partners Limited。

律 所認為投行們在如涵控股IPO期間獲得了數百萬美金的費用,并在IPO前籌劃了多個城市的路演,向投資者提供了對如涵十分有利的信息和財務數據。承銷商在 盡職調查期間,有權長期接觸到如涵的內部機密信息,包括其最新的運營數據和財務信息;并且在參與與如涵的代表律師、高層等會議中共同討論過IPO的定價目 標、如何回應美國證劵交易委員會的問詢等事宜。

因此,承銷商若盡到職責,應當了解如涵已有的種種問題,但卻仍繼續參與了如涵IPO的申報、公開募股的發售等事項。

截至美東時間2019年10月10日收盤,如涵控股報收5.79美元/股,跌幅9.11%,總市值為4.79億美元。

就在6個月前,2019年4月3日,如涵IPO發行價確定為12.50美元,發行1000萬股美國存托股,開盤價11.50美元。

面對被律所提起集團訴訟,如涵控股相關負責人表示:“這在美國是一種生意模式,很多律所打著所謂調查的旗號,實際上在歪曲事實,目的是想從上市公司獲取部分和解金,以此為生財之道。因此美國有一大批專門從事此類生意的小律所?!?/p>

Rosen Firm于是就這么被劃分到了“小律所”。

沒關系就算面對訴訟,如涵還有KOL們和她們的追隨者們,否認就可以了。

唯一大奕,不可復制,何以長紅?

2018年張大奕旗下全品類總銷量近2億,BIGEVE品牌銷量達2000萬,其微博粉絲數超過1000萬。公司數據非常好看:

 微信圖片_20191015152516.png

(數據來源:網經社“電數寶”)

然而有個偉人說過“如涵沒有證明出自己可以培養出新KOL?!?/p>

他一語成讖,僅一個張大奕,美國人并不買單。

 圖片4.png

如涵上市的第二天,上市暴跌37%的新聞就被掛上了頭條。截至當日美股收盤,收報7.85美元,市值為僅6.49億美元。雖然比10月10日股價高一些,但上市第二天如涵的股價已經重挫37.20%,不可謂不慘烈。

如涵做傳統供應鏈起家,其主要做傳統女裝淘品牌,自建工廠、供應鏈等。

2011年如涵電商成立。2014年淘寶流量成本不斷推高,網紅成為新的流量入口,張大奕作為微博大V審美輸出,以低成本獲取大流量。陳思佳與馮敏看到契機,公司謀劃轉型。

如涵的“網紅+孵化器+供應鏈”的運營模式,被人津津樂道,流量問題的瓶頸逐漸體現在網紅個人上——不可復制性。

如涵按照貢獻流水數量,將旗下網紅分為三個層級:一線網紅、成熟網紅以及新晉網紅。目前如涵擁有3位一線網紅,分別是張大奕、大金以及莉貝琳(陳思佳),同時還擁有7名成熟網紅以及103位新晉網紅。

如涵與網紅的合作模式一般為5年期的獨家合作,113名網紅在所有社交平臺上大概有1.5億粉絲,創造19億人民幣自有網店GMV和1億人民幣第三方GMV。

在 上市前,如涵已經有多輪融資經歷,其中包括來自阿里巴巴、軟銀等公司的投資。招股書顯示,如涵的股權結構中,CEO馮敏持股27.51%;網紅張大奕持股 15%;董事兼總經理孫雷持股14.59%,董事沈超持股6.67%;賽富和阿里巴巴均持股8.56%;君聯資本持股8.54%。

2017年6月,馮敏和張大奕出現在阿里巴巴2017年投資人大會上,向幾百名投資人介紹她與如涵共同設立的杭州涵奕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其稱公司實現營收2.28億元,凈利潤4478.32萬元,吸金能力強勢。

2016年,如涵控股凈利潤為2419.18萬元,但這是合并了子公司涵奕電商4478萬元后的凈利潤。如涵控股占股涵奕電商51%,張大奕持股49%。

可以說張大奕以子公司49%的股權,撐起了如涵的絕大部分利潤。

對于張大奕與如涵之間的關系,有人表示“張大奕是被拿來與范冰冰對比最多的網紅。而張大奕與如涵的關系之緊密,也恰如范冰冰與唐德影視?!?/p>

如涵的經營模式下,對自營店鋪,如涵支付收入的17%給網紅。對非自營店鋪,如涵負責推廣,收取服務費,30-50%的收入分給網紅。對一線網紅,如涵“豪賭”。以張大奕的合約為例,她分得凈利潤的49%,剩下的51%歸如涵。與此同時,張大奕獲得了如涵15%的股權。

但即便如此,如涵也僅僅得到未來5年、或者張大奕持有如涵股份超過5%,二者較晚之時間內的女裝電商銷售獨家合作權。

此外,如涵上市后致命一點暴露:身為電商,增速過慢。

如涵在2017、2018財年(截至3月31日),商品交易總額GMV分別為12.36億、20.45億。而2018、2019財年前三季度,GMV分別為16.88億元、22.12億元。

換句話說,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的銷售增速僅65%、31%。

拼多多上市時,GMV同比增速是583%;另一電商平臺“云集”,2018年GMV同比增速也高達136%。

2017、2018、2019財年前三季度,張大奕單槍匹馬,貢獻了如涵50.8%、52.4%、53.5%的收入。

然而7年時間里,只出了一個張大奕。

如涵成功,夫妻檔?大奕可?

陳思佳的微博名叫“莉貝琳”。

2003年,還在浙傳播音系上學的陳思佳開了自己的淘寶店。每個周末,她從杭州坐火車到上海七浦路的批發市場,挑選十幾款自己喜歡的衣服,再背回杭州。

在宿舍里,陳思佳自己拿著相機拍攝、并在店鋪上新。

 圖片5.png

2006年,她跟馮敏等人相識,并組成了5人創業團隊。

2011年,在陳思佳決定老公馮敏一起創立了“莉貝琳”。

2011年之后,陳思佳和團隊一起在淘寶上開出了一家“莉貝琳”服裝店,陳思佳為品牌主理人。

就在店鋪做到女裝TOP10時,公司轉型網紅經濟,創立了杭州如涵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捧出了超級網紅店,張大奕的“吾歡喜的衣櫥”。

至于張大奕與陳思佳、馮敏之間的認識有不同說法。

媒體報道稱,馮敏與張大奕的零星合作開始于2007年,而也有媒體表示,張大奕如今成為如涵重要任務,始于陳思佳的挖掘。其間種種,至今未解。

2012年,陳思佳打算找為淘寶店鋪找模特。

屢屢不滿意之后的機緣巧合,似乎合情合理。

陳思佳正苦惱模特不盡人意之時,無意中在微博上發現招行廣告上的漂亮女孩,她舉著一張信用卡,笑容甜美富有感染力,那就是張大奕。陳思佳一眼看中,最后她把張大奕簽為自己店鋪的專屬模特。

“吾歡喜的衣櫥”的開始,也是“莉貝琳”的結束。

2016年,眼看著“張大奕”之勢無法阻擋,34歲的陳思佳再一次入局,在如涵的辦公室里,決定重開老店“莉貝琳”。

雖然是“如涵老板娘”,但在開紅人店鋪這件事情上,丈夫馮敏“一視同仁”。和對待張大奕、管阿姨一樣,馮敏只給陳思佳配備了一個10多人的品牌小組。

2016年7月,那家孵化過張大奕的“莉貝琳”重新開業。

在如涵提交給SEC的文件中也可以看到,莉貝琳與張大奕為同級KOL。

 圖片6.png

不過如涵有其作為網紅電商的優勢——辟謠很快。

如 涵被起訴的消息傳回國內之前,2019年5月末,有媒體傳出包括阿里巴巴在內的8家企業股東退出投資人序列。企查查顯示,工商變更于5月29日做出,信息 顯示,包括廈門賽富股權投資合伙企業、阿里巴巴(中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天津君聯致茹企業管理咨詢合伙企業、寧波昆侖點金股權投資有限公司等在內的8家 企業股東已退出杭州如涵投資人,4名董事也顯示已退出公司高級管理人員名單。

2019年5月31日,如涵控股發布了《關于今日部分媒體對于如涵控股不實報導的澄清聲明》,辟謠表示“阿里巴巴、君聯資本、賽富投資退出杭州如涵以及成為如涵控股的股東正是如涵控股上市重組的一部分?!?/p>

網紅經濟第一股,“中國電商第一網紅”,上市之后所面對的不僅僅是股價的腰斬,更代表了這一商業模式的興衰。請回答2019,但愿“從不刷單”的張大奕能給我們一個真實的回答。(文/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億達律師事務所律師董毅智

【專家介紹】董毅智是互聯網(EC/TMT)、投資金融(PE/VC)律師,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浦東國際金融學會理事、法律自媒體人。著作有《互聯網+產業風口》、《Uber 開啟“共享經濟”時代》。另外,擔任騰訊、新浪、金融時報、財經國家周刊等多家機構特約撰稿人、專欄作者、創業導師。(郵箱:109215871@qq.com 手機:(+86) 139-1655-8457)

網經社“電融寶”是專業的電商投融資服務平臺。擁有的20000+投資方數據庫(包括天使投資人、VC/PE、產業資本、互聯網巨頭、上市公司等),以及近20年10000+電商融資事件大數據庫。為創業者提供項目主頁、項目診斷、項目包裝、投資人對接、項目宣傳、融資路演、社群對接、數據庫定向發送等多項服務。是電商企業投融資的重要“智庫”與投資者之間的“橋梁”。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law@netsun.com,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汕头| 齐齐哈尔| 承德| 白山| 庆阳| 伊犁| 龙岩| 遵义| 陇南| 张家界| 延安| 馆陶| 抚州| 琼海| 保山| 益阳| 德宏| 延边| 承德| 常州| 百色| 芜湖| 安吉| 海南| 宿迁| 甘孜| 包头| 鄂州| 吉林| 渭南| 渭南| 丽水| 盘锦| 汝州| 三亚| 仁寿| 呼伦贝尔| 镇江| 甘南| 玉林| 绵阳| 基隆| 湖北武汉| 嘉善| 南平| 河南郑州| 钦州| 江苏苏州| 灌云| 朝阳| 商丘| 黄冈| 北海| 三门峡| 湘西| 淄博| 新余| 许昌| 博尔塔拉| 赵县| 山西太原| 燕郊| 宜都| 文昌| 山西太原| 桂林| 遂宁| 临海| 阜阳| 湘潭| 南充| 许昌| 江门| 丽水| 亳州| 新泰| 偃师| 辽阳| 双鸭山| 神木| 徐州| 三门峡| 阜新| 巴音郭楞| 嘉善| 毕节| 遂宁| 台北| 怀化| 遂宁| 承德| 昭通| 株洲| 三沙| 厦门| 普洱| 德阳| 石狮| 揭阳| 漯河| 曲靖| 泰州| 章丘| 攀枝花| 平凉| 邹平| 灌南| 珠海| 天门| 舟山| 三亚| 眉山| 高雄| 漳州| 酒泉| 岳阳| 定西| 威海| 绵阳| 漯河| 曹县| 黑河| 黄山| 眉山| 哈密| 荣成| 新乡| 吴忠| 大连| 和县| 齐齐哈尔| 广饶| 吴忠| 台北| 顺德| 灌南| 呼伦贝尔| 潮州| 荆州| 石狮| 瓦房店| 汉中| 三门峡| 库尔勒| 三亚| 长垣| 贺州| 大兴安岭| 天门| 宁夏银川| 济宁| 南通| 阿坝| 滁州| 泰州| 顺德| 台湾台湾| 百色| 固原| 新余| 遵义| 伊犁| 丽水| 义乌| 汉川| 曹县| 鞍山| 通辽| 安阳| 日喀则| 清徐| 任丘| 阿克苏| 喀什| 昭通| 定西| 如皋| 海门| 潜江| 肥城| 温州| 迁安市| 海北| 台湾台湾| 大丰| 博罗| 海丰| 潍坊| 西藏拉萨| 清远| 永康| 遵义| 咸阳| 鄢陵| 东营| 沧州| 洛阳| 北海| 莒县| 长治| 日照| 威海| 阿勒泰| 余姚| 桂林| 黄山| 金华| 攀枝花| 临汾| 温岭| 东阳| 滨州| 沛县| 单县| 瓦房店| 滨州| 自贡| 白城| 东营| 武安| 开封| 天长| 平凉| 晋中| 诸暨| 西双版纳| 宝鸡| 忻州| 泗洪| 桐乡| 台北| 郴州| 湖南长沙| 宁德| 大同| 庄河| 安徽合肥| 塔城| 广元| 信阳| 包头| 临夏| 梧州| 克孜勒苏| 鞍山| 芜湖| 武安| 万宁| 桓台| 吉林长春| 上饶| 滕州| 池州| 河源| 漳州| 海宁| 海丰| 如皋| 大连| 琼中| 运城| 博尔塔拉| 丹东| 邵阳| 南安| 潜江| 钦州| 孝感| 涿州| 简阳| 达州| 烟台| 黄山| 汝州| 庆阳| 鹤壁| 黑河| 鹤岗| 象山| 巴彦淖尔市| 梧州| 泰州| 肥城| 白山| 铜仁| 迁安市| 防城港| 曲靖| 保山| 梅州| 绥化| 大连| 蓬莱| 陕西西安| 固原| 瓦房店| 雅安| 西藏拉萨| 汝州| 广饶|